免费注册

已经是会员?请登录

融资租赁纠纷

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是指在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价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并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中发生的纠纷。

会员单位东莞某融资租赁公司,与某制造企业签订了《融资租赁协议》,约定为该制造企业租赁运输货车一辆,租赁期为48个月,每月返还租金。再偿还了6期租金后,该制造企业以租赁车辆有质量问题为由,停止支付租金。我司接到会员单位的电话后,立即指派两名合作律师介入。

律师了解相关案件证据材料及当事人的陈诉后,分析认为现在该制造企业停止支付租金的理由是车辆的质量问题,但该质量问题是否存在并没有证据证明,且及时存在质量问题,依据双反签订的《融资租赁协议》,也应由车辆的销售方来提供售后。故我方可通过诉讼+财产保全的方式,迫使该制造企业在一审过程中同意和解。

最终,该制造企业在庭审中同意继续支付我方会员单位的租金,并支付了会员单位前期垫付的诉讼费、律师费、保全费。会员单位做到了零成本维权。

民刑交叉纠纷

随着经济业务日益复杂,刑民纠纷易出现交叉,相关法律的适用出现可选或竞合的情形,故当事人应依据相关法律规定,选择最优方案,实现利益最大化

会员单位深圳市福田区XX视讯有限公司,该单位一名员工在向多位同事借得共计3万元款项后,将公司的一套视频拍摄设备一同带离公司后,该员工失联。我司接到会员单位电话后,指派律师到会员单位进行面谈。

经分析,律师认为如果提起民事诉讼,如果请求权的依据是债权债务纠纷,则管辖法院在湖北孝感,诉讼成本过高,可考虑已刑事诉讼入手,对该员工进行施压,以解决问题。

律师当场给出解决方案:第一步,收集证据,包括相关证人、监控视频、设备发票等。第二步,报警,向办案民警陈述事实,要求以盗窃罪或职务侵占罪立案。第三步,如果刑事立案失败,则考虑以侵权为请求权基础,在侵权行为地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最终,该案件在报警后,由民警联系到了该员工,并最终追回全部款项和设备。

买卖合同纠纷

买卖合同纠纷是指买卖合同签订及履行过程中,合同签订人对合同效力或履行过程出现的争议

会员单位深圳市南山区区XX激光设备有限公司,电话联系我司称,其向上海XX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供应设备后,该公司尚欠货款80余万未偿还,多次沟通未果。我司接到电话后2小时内指派了2名律师上门进行策略分析。

经了解相关案件证据材料及当事人的陈诉后,我司律师作出如下分析:1、经网络查询欠款企业的工商登记信息,发现其已有诉讼和判决45件。分析该案件的构成可发现,绝大多数诉讼均是该欠款企业与其下游厂商之间的诉讼,而鲜有和上游供应商公司之间的的诉讼,因此可以推断该欠款企业逾期不支付货款的主要原因是其下游厂商拖欠款项导致的连锁反应。2、在结合该企业上一季度的财务报告及上一年度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律师认为该企业运营正常,不存在持续经营风险。故该款项追回难度不大。3、该欠款公司有上市的计划,因此会尽量减少负面的诉讼纠纷,和解可能性大。

故律师提出解决方案如下:1、会员单位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进行沟通2、我司配合发送律师函进行款项催收3、如果以上沟通未果,可先就一部分到期债权提起诉讼,在诉讼中进行和解。这样可以减少诉讼费的缴纳,同时利用法院的权威迫使对方同意和解。

最终,该公司再收到我司律师函后,与会员单位达成了和解协议,约定分两期归还货款,现款项已支付完毕。

房屋租赁纠纷

房屋租赁纠纷是指有关房地产租赁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发生的纠葛和争执

会员单位深圳XXX模具有限公司,现厂房地址在宝安区,准备将厂址迁往东莞。客户签订《厂房租赁协议》后,约定客户租赁该厂区3年,客户已支付了定金和房租。现由于当地政策原因,环评证书无法成功申请,故咨询我司是否可以解除租赁合同。我司接到客户电话后,立刻指派了专员律师赶赴客户公司进行面谈。

律师经过了解相关案件证据材料及当事人的陈诉后,认为会员单位的最终目的还是希望正常的经营。如果公司迁往东莞后可以正常经营,租赁合同就没必要解除,如果公司在东莞无法获取相关证书,进而影响经营,则希望能解除掉合同,减少损失。

对此情况,律师结合会员单位的需求、现有证据以及东莞的相关行政规章,提出以下建议:第一步、向出租方发函,告知解除合同的目的及理由。第二步、申请环评,获取因不可抗力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证据。a.该申请如果申请被驳回,可证明因政策原因无法获取环评证书。b.如果申请被搁置,可走行政诉讼,诉行政不作为,以获取判决书作为民事诉讼的证据。第三步、最终提起解除租赁合同的民事诉讼,依据合同法94条第1款规定解除合同。

最终,经律师周旋,在政府生态环境部门的协助下,出租方同意了我方会员单位解除租赁合同的要求。

股权转让纠纷

股权转让纠纷是指股权在转让的过程中所发生的纠纷的总称,包括股东之间转让股权的纠纷,以及股东与非股东之间转让股权的纠纷

会员单位广州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系我司要求协助处理其股权投资纠纷。我司立即指派两名资深股东诉讼方向的执业律师赶赴该会员单位进行会谈。

经了解,该会员单位A投资了某房地产企业B,约定按该企业净利润进行分红,同时约定回购情形,如出现上一年度净利润低于3000万、主营业务出现重大变化或公司通过出售、担保等形式处分资产比例超过50%,则按投资成本及12%年化收益,由B公司的大股东对其进行回购。后B公司以公司正在筹划美国上市为由,未进行分红,也不同意回购。会员单位咨询我司应如何应对。

我司律师分析案情后,首先认定会员单位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能按约定的投资成本及12%年化收益收回投资。经查询B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确定其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结合近几年的政策环境,该公司存在重大经营风险,进一步结合往年该公司的财务报表,发现公司存在关联交易未消除未实现损益、通过企业合并虚增商誉、利用年报前销售年报后退回等手段进行粉饰报表利润的情形。基于此种情形,尽快收回投资是既是客户的目的,也是最优的方案。但如果直接起诉要求依约回购,则会有举证困难,需要法院配合调取证据以及诉讼费较高,诉讼成本大等难题。

我司律师基于以上情况,作出如下处理意见:首先,确定请求权的基础。由于目前直接要求依约回购面临着举证困难的情况,律师建议可先通过股东知情权诉讼外加律师函警告的方式进行试探。然后,提出要求B公司提供财务数据的股东知情权诉讼。即可获取将来可能发生的股份回购诉讼的证据,又可以利用法院这一权威平台进行调解。最后,如果无法调解成功,可基于这个诉讼结果,进一步提起股份回购的诉讼。

最终,该案件在股东知情权诉讼一审过程中,由法院调解结案,同意按约定回购A公司的股份。该调解结果即解决了会员单位的问题,又节省了大量的诉讼成本。